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频道 > >嘉定怡和 > > 详细内容

淫乱、暗杀、窃听、投毒残害近千人…此人罪行累累,却被包装成大师,出书600多本,影响至今

嘉定怡和 1月11日

去年年初,耐飞Netflix出品了一部以邪教为题材的纪录片。权力游戏、资本运作、精神导师、性解放搅合在一起,大写的魔幻现实主义,让人不禁感叹,剧情再精巧的电影,也不及生活本身的一半精彩。


该片名为《异狂国度》,记录的是历史上著名的邪教组织——“奥修教”在美国兴起并最终败走的过程。“奥修教”在美国的活动被官方定性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投毒案、窃听案、移民诈骗案、最大规模的恐怖活动,且在不少国家都遭到禁止。



值得一提的是,上个世纪末,中国国内还曾掀起过一波奥修著作的出版热,将其包装成二十世纪罕见的思想大师,但对其丑闻只字未提,仅用“有争议性”一笔带过。


那么,“奥修教”是通过什么方式调配出一个上可夺权操纵选举、暗杀政要,下可录音进行监控、投毒百姓的邪教呢?


▲奥修


以“自由”之名的发家史


奥修,原名阿恰里亚•拉杰尼希。他本是印度的一位哲学讲师,记忆力惊人,口才更是一绝。


1953年,21岁的奥修自称悟道。1966年,他突然辞去教职,开始创建自己的教门(奥修教),并广招弟子。发展至1971年,他开始声称自己是圣人转世,改名为薄伽梵•室利•拉杰尼希。


过去,他因为出生于宗教家庭而深受宗教影响。成立自己的教派之后,他又开始攻击正统宗教虚伪空洞,比如批评甘地是一个崇拜贫困的受虐狂,同时鼓吹性解放:“据我猜测,人类第一次明显地窥见三摩地(Samadhi,三摩地是梵文,意指超意识世界)是在性交的经验当中”、“一个像释迦摩尼的人,就是活在生命中每一刻的高潮喜悦里”、“要使性成为大脑的游戏。理智的性是不真实的,性应该是自发的。”


他还公开反对婚姻制度:“爱是在婚姻中被摧毁的,是伴侣们联手摧毁了爱。”并提倡享乐主义:“像‘牺牲’、‘责任’、‘服务’这一类话是丑陋的,它们是暴力的。”


当然,他的教义里也会有很多听起来很美好的词汇(不如此,怎么能圈粉吸引人呢?):比如倡导创新、科技、包容、尊重,要打破一切不平等——性别歧视、地域歧视、种族歧视、教派歧视……实现真正的平等自由。



这些理论吸引了大量的信徒,甚至很多西方中产阶级都成为奥修的追随者。这些人家境殷实,有一定社会地位。他们信教时,多处于人生的瓶颈期,婚姻失败或事业迷茫。更加之当时处于越战和冷战时期,很多人感到空虚迷惘。



奥修教义中,最令人熟知的恐怕就是提倡“性自由”了。他鼓吹性解放,声称“性(欲)是达成最高自由的工具”“性是最神圣的”。”


追随者们坚信奥修为他们打开了一扇世界新大门。在这个没有禁忌的自由世界里,他们可以把社会规则、道德都抛诸脑后,体验自由性爱带来的解放。



但后来,由于奥修的主张越来越不容于印度当局,加上偷税漏税等问题,1980年,印度政府不再承认其为宗教组织,并开始驱逐“奥修教”。


为了继续发展壮大自己的组织,奥修不得不为自己另觅一处栖身之地。此时,他发现美国宪法中有这样一条规定:只要有150人就可以建立自己的城市。


于是,奥修和他的弟子决定去美国传教。


淫乱的“乌托邦


1981年,一个飘雪的冬天,150个身穿橙色长袍的年轻人涌进美国俄勒冈州的一个偏僻小镇——安特洛普。    


这群人多是社会精英,包括建筑师、律师、会计等,他们在当地买下三百多平方公里的牧场,推山炸石,修建房屋,建造大坝,包括供水管道在内的各种城市基础设施都在他们的规划中。


他们还建了自己的发电厂,开了银行、披萨店、服装店等等,甚至修建了自己的机场和大坝。  



这些年轻人就这样在一片不毛之地中建立起了拉杰尼希普拉玛市。随着信徒们陆陆续续来到小镇安顿下来,这个小镇变成了令所有奥修教徒魂牵梦萦的圣地。  


“我们在创造历史,在创造极乐天堂。我们应该被授予诺贝尔奖。”奥修的私人秘书席拉如此形容他们的所作所为。  



不过,安特洛普的原住民们却不这么看。


小镇原本只有40多个居民,都是保守的基督徒,原本过着与世无争岁月静好的生活。奥修教徒们淫乱的生活给居民们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和干扰。

    

奥修教义崇尚“性自由”,反对婚姻制度。所以这个小镇几乎夜夜笙歌,屋子里、小树林、小河边、大桥上,信徒们兴之所至肉欲横流,甚至开集体性Party。


 这可真让居民们受不了: 


 “他们不断入侵,也许不是用子弹,而是用金钱和不道德的性爱。” 


“夜晚他们制造出来的噪音,听起来就像是在发泄兽欲。”


 “他们的淫欲和对性的饥渴,简直前所未闻。”


“我们不喜欢和他们做邻居。”


“这是文明的衰败,是对婚姻制度的亵渎。”



策划投毒和暗杀的恐怖组织


拉杰尼希普拉玛市看似是个没有阶级的社会,但实际上最高权力就掌握在奥修的秘书席拉手上。


1981年,还在印度的奥修就宣布静默(不再当众开口布道),席拉就成了他的唯一代言人。


▲奥修和席拉


席拉聪明、果决、粗暴、残忍,不达目的决不罢休。“奥修教”的扩张,离不开席拉的奔走呼号。  


当拉杰尼希普拉玛市遭到各种批评指责时,席拉表现得很强硬,她说:“我们是唯一不存在性病、犯罪、毒品以及酗酒问题的社区,我再告诉大家一点,我们是唯一充分享受性爱的人。”



席拉不放过任何一个上电视的机会,她在美国各大脱口秀上演讲、辩论,宣传“奥修教”,吸引了全球各地的人来到安特洛普入教。


巅峰时,安特洛普甚至举办了年度世界庆典。  



而在小镇居民眼中,席拉则是个恐怖的女人,甚至称她和希特勒有一拼。


她为了控制民众,设立了监视机构,监控整个小镇每一户人家。录音数量之多,即便一个人每天工作八小时听这些磁带,也要至少两年才能听完,堪称当时世界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窃听事件。


她购买武器,命令教徒们拿着AK47恐吓居民,把持反对意见的人关进警察局。


她为了公社稳定,在啤酒饮料中加入了镇定剂,甚至为了在选举中获胜,指使教徒给非教徒下毒,让他们不能出席选举。 



恐怖的事情还在一件接一件地发生:


对“奥修教”不满的居民收到了由假冒的邻居送来的巧克力,却发现巧克力背后开了个小洞;


州政府办公室突然遭到放火袭击,一片狼藉;


前来调查的检察官差点被暗杀;


镇上居民突然开始接二连三腹泻,到医院检查却发现都是因为沙门氏菌感染,受感染人数高达 750 人,这是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生物恐怖攻击……



这分明是恐怖组织,哪里是什么乌托邦。


或许在少数信徒们的心中,拉杰尼希普拉玛市是一个充满欢乐的美好城市,但在大多数人心中,这不过是一个罪恶滔天的邪教组织。


最终,美国也对“奥修教”忍无可忍。


1985 年,当得知自己可能被判终身监禁后,奥修逃离了美国。


然而奥修实在是个成功的推销员,他的演说极具感染力和说服力。据说,他光著作就有600多本,并被翻译成十多种语言。 因此,来自世界各地的崇拜者仍然络绎不绝。


▲奥修写的书


逃到希腊后,他依然拥趸无数。被希腊驱逐后,1989 年他又逃回印度,成立奥修静修会。


如果不是因为次年奥修的生命就走向了终点,恐怕教徒还会蜂拥而来。


但令人担忧的是,时隔多年,在《异狂国度》纪录片中奥修的追随者,显然还没有抛弃他们的“理想”。时至今日,他们仍然认为自己做的是无比正确的事情,仍然没有看到奥修教对人生命的残害、尊严的践踏等种种骇人的行径,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样子。


人确实应该有敬畏和信仰,才会充盈自己的灵魂,让自己的生命有所寄托,不再迷茫和困顿。但这个信仰应该是积极的、阳光的,而不应该去沉溺一个臭名昭著的骗子鼓吹的“精神鸦片”,更不应该和道德、法律相背驰。



邪教组织擅长于

以暂时性的身体愉悦为诱饵

来骗取人们的信任

一旦加入

等待他们的就是

无止尽的精神和肉体控制

划到文末

点击“好看”

让更多人了解邪教的套路和危害

希望我们每一个人

都能明辨是非善恶

远离邪教



来源于:中国反邪教

扫码我就亲你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