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jquery
未将对象引用设置到对象的实例。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街镇频道 >> 街镇信息 >> 徐行镇

徐行多举措推进草编工艺传承

发布时间:2018-06-06点击数:

是什么原因让政府拿出几亩粮田不种粮,改种草?底气来自嘉定人所坚守的事业——保护和传承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徐行草编”。

扛着相机,撸起裤管,赤脚踩进泥泞的水田中,透心凉的触感油然而生——这是“95后”吴梦之第一次拍摄黄草插秧,闷热的天气和冰凉的水田,让她直呼劳动者不易。

5月中旬,就读于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的吴梦之,慕名来到徐行镇伏虎村。“黄草有一种独特的质感,我们在尝试做黄草与其他材料混搭的设计,所以想多了解黄草。”吴梦之说。但令她有些遗憾的是,嘉定黄草种植的面积,远比她想象中的要少。

在伏虎村,农户们很少有人愿意拿出粮田来种黄草。原因很简单,种草的效益不如种粮。徐行草编国家非物质文化传承人王勤介绍,在政府的推动下,今年预计能收获干黄草500公斤,比去年多了一倍,这些原材料将提供给徐行草编合作社、阳光工坊、阳光家园等草编工作室。但是,徐行草编面临的困难依旧严峻。“一是徐行草编的主力军多是年过花甲的老人,缺少年轻人的加入;二是徐行草编的样式缺乏创新,不能满足人们多元化的需求。”王勤袒露了自己的担忧。

同样的问题,也困扰着徐行镇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在今年的大调研大走访过程中,“徐行草编如何才能传承发扬”等问题也被多次提及。不少村民反映,作为徐行的文化名片之一,徐行草编在广受人们喜爱的同时,却面临技艺传承后继乏人的窘境,徐行草编的继承和保护迫在眉睫。

为此,徐行镇在两个方面采取措施:扩大黄草种植面积、宣传推广黄草种植技术并为草编注入创意元素。原来1亩不到的种植面积已增至4亩,配备专门人员收割、处理,为草编的发展备足原材料;在伏虎村农业示范点开设黄草种植基地,成立“草编能手工作坊”创新草编艺术品;设立一个具有传承、展示、推广作品功能的展示厅。

“今年,徐行镇加大了创意‘投资’,与同济大学、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等艺术类院校进行沟通,成立‘艺术高校创意设计室’,对接上海艺术品博物馆等专业单位,研究徐行草编的产品设计及产业开发;同时,积极参与各级各类非遗研讨活动。”徐行镇相关负责人表示。

抱有同样想法的,还有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的唐延强教授。去年,唐延强在台湾参观工艺美术作品时,一款由草编与木材质混搭的首饰盒,让他看到了徐行草编传承与发展的未来。“因为受传统工艺的限制,我们很难将徐行草编从单纯的功能性向艺术设计性延展。”唐延强说,“是时候打开思路,尝试改变工艺及观念。”

5月中旬,唐延强带领的综合材料产品设计团队,拿出了一份创新力十足的设计方案:来自台湾的设计师与工艺美院的师生,将利用金属银与徐行草编的不同材质,尝试一系列的产品设计。“黄草有不同于金属的质感和话语权,所以,我们把草编与银放在同一个平面上设计、制作。”唐延强说道。然而,要实现这样大胆的创意,首先要解决不同材质间的焊接问题。为此,团队尝试了多种工艺增加黄草密度,以达到与银焊接的条件。这些拥有徐行草编基因的时尚包包、首饰盒、潮鞋,有望在年底完成样品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