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一颗葡萄富了一个村

发布时间:2018-08-27点击数:

“说起马陆葡萄,就能想到单传伦。说起单传伦,也不得不提马陆葡萄。”在嘉定新城(马陆镇)东北角的大裕村,有这么一句流行语。它就好像一句“通关口令”,带着你走近嘉定农业,了解40年来农业生产的变化。

从葡萄种植到技术革新,再到品牌引领,“马陆葡萄”在嘉定生根发芽。从早期一年8000亩300万元收入,到如今的一年4000亩收入过亿元,小小葡萄给马陆农民带来了巨大的惊喜。单传伦是1980年到马陆的,一直从事葡萄事业。嘉定农业的转型发展和马陆葡萄从无到有,是赶上了改革开放的“春风”,他是亲历者。

c6dfeca53d274a7d93b99e08d88e6310.jpg

 

人物档案

单传伦,1943年12月出生,1980年从原南汇县调到嘉定县马陆乡(1983年-1993年)后,长期从事马陆葡萄的科学种植与管理、推广工作。1992年8月,马陆葡萄研究所成立,单传伦担任所长。

 

“胆大包天”种葡萄

大裕村位于嘉定区的东部。40年前,也许没人会想到这个小村落,会成为日后年销售额过亿的“葡萄村”。“马陆葡萄”扬名海内外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个不那么起眼的村子里。

故事要从1979年说起。当年,日本大阪与上海结为友好城市,马陆人民公社(1958年-1983年)挂牌为上海大阪友好人民公社。应日本大阪方面的请求,上海市外事处决定让马陆人民公社创办一个园艺场,种植果树、蔬菜和花卉,作为上海与日本大阪园艺方面的交流窗口。

正是这个“窗口”,给了单传伦一个机会,给了马陆葡萄一段情缘。1976年10月,单传伦从山东来到上海工作,在原南汇县果园公社担任果树技术员。4年后,懂得林果栽培的他,在嘉定县林果站技术人员的推荐下,来到了马陆人民公社从事葡萄生产技术的推广及葡萄新品种的研发推广工作。1981年春天,单传伦和同事们种植了近80亩果树,其中2.2亩巨峰葡萄就是马陆葡萄的开端。

但在当时,改革开放的“春风”还没有完全吹进这个小乡村。单传伦刚来嘉定时,这里的农业还是计划经济,虽然园艺场作为马陆人民公社投资的乡办企业,单传伦作为技术员工,已按照企业模式,现金结算月薪。但是,园艺场蔬果从生产到销售,再到最后的结算,并没有市场化:一切种植都由上级部门计划安排,销售也由果品公司以统一价格收购。看似市场化的操作,其实并不那么自由。

“在1982年以前,大部分人对私有制的态度还是十分谨慎的。我徒弟当时就和我说,一个人承包30亩地,那不就成地主了?”单传伦笑着说,“其实,当时我的思想也不开放。上级部门有意让我承包园艺场,自负盈亏,我第一反应就是‘那哪成啊’,一句话就把我说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但是,上级领导的诚意最终感动了他,为此他“胆大包天”地提了三个要求——只种葡萄、聘专职农民、园艺场要市场化。就这样,单传伦做了园艺场的负责人后,顶着压力挖了头一年种的桃树,改种葡萄树。“当时想法很简单,资金上‘断奶’了,这么大的企业要养活,只有种葡萄才能实现最快的资金回报。”单传伦回忆说,“如果不是在改革开放的风口上,我的想法和建议可能没人会同意。”

1983年,他利用当年春天扦插、梅雨季带土移栽的“绿苗种植”方法,将葡萄扩种至25亩,第二年即取得了亩产1750公斤的好收成。这是在传统栽培技术上的突破,他把这一成果写成论文《巨峰的小苗当年移植要点》发表在《上海农业科技》《中国果树科技文摘》上,不仅在上海,还在苏、浙两省迅速推广。1985年,嘉定全县推广葡萄种植,村民们开始种葡萄。到了1987年,全县已有2万多亩葡萄,那个时候整个上海市郊只有4万亩。

 

102个葡萄品种落户马陆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时没有网络,也没有网红。但人人都知道,马陆人种葡萄赚钱。1984年,马陆葡萄在周边省市已经小有名气,前来“取经”的农户络绎不绝。而单传伦也来者不拒,将自己的“丰产技术”倾囊相授。

“当时有一个顺口溜,大意是:今年种葡萄,来年就是万元户。”单传伦回忆说,“1985年至1987年,那时葡萄卖得好,一个生产队30户,一年就能干出40万元的存折。”在当时,嘉定城镇居民的年均可支配收入仅在1000元左右,有个万元户可是不得了的事。但在大裕村,一个生产队一年就能出30个万元户。

可好景不长,1989年后,人人都种葡萄,葡萄就卖不动了。据不完全统计,当时仅嘉定种植的巨峰葡萄就有近4万亩。对于农民来说,当时葡萄大年亏本,小年赚钱的现象一年比一年明显。有时市场上“五毛钱一斤葡萄也卖不掉”、有时“五块钱一斤买不到”的奇怪现象也发生过。种葡萄变成了有很大风险的投资,个别农户甚至把葡萄树挖了。

在这关键时刻,嘉定决定创办一所马陆葡萄研究所,组织科研团队,突破发展瓶颈。

1992年8月,马陆葡萄研究所成立,单传伦担任所长。研究所成立后主要做了两件事:第一是控制产量,第二是不断探索葡萄设施栽培。直到现在,当地人提及给葡萄做“计划生育”的举措,还是赞不绝口。那时,全国各地都在卖葡萄,马陆葡萄卖不出去,于是研究所制定了常规栽培条件下的“巨峰葡萄亩产1500公斤标准化栽培技术”,产量是原来丰产时的一半,同时推广果穗套袋技术。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当时参加大都市农业代表团,前往大阪和东京,参观考察日本的园艺场。他们当时就已经开始利用大棚,开展设施栽培了。”单传伦说,“那大棚,我当时就拿笔画了下来。”回国后,单传伦就在蔬菜大棚里种起了葡萄,经历了一次次实验和失败。1995年,单传伦和同事们建造了上海乃至江南地区第一栋日光型节能温室。后来,研究所又完成了“葡萄设施栽培品种选育与目标果期的研究”科技攻关项目,马陆的葡萄品种从原来单一的巨峰,增加了喜乐、奥古斯特等早熟品种,最早的六月下旬就可上市。

在葡萄研究所里,新品种的葡萄不断增加。单传伦回忆,在成立马陆葡萄研究所之前,园艺场里面已经引进了“巨玫瑰”、“玫瑰香”、“葡萄园皇后”等十几个品种。研究所成立后,先后从美国、前苏联、罗马尼亚、日本等国引进了优质葡萄新品种,连同以前的新品,共有102个葡萄新品种落户。晚熟品种美人指、秋红等也受到了消费者的欢迎。

对于农户而言,新葡萄品种就是时鲜货,是商机和希望。

 

打造品牌提升葡萄附能

遇到假葡萄,为马陆葡萄的品牌意识敲响了警钟。有一次,单传伦经过江苏泰兴,看到有人在卖“马陆葡萄”,而且标着“马陆有机葡萄”。这可把他气坏了,马陆有机葡萄只有自己一家,自己的产品本地都供不应求,怎么可能销给外地呢?为了捍卫马陆有机葡萄品牌,单传伦专门申请了“传伦”牌商标,还鼓励周边农户积极注册各自的商标。同时,他在自己的心里写下了八个字:“品牌是魂,诚信是金。”

随着生态城市建设、观光农业的发展,马陆葡萄主题公园应运而生。文化品牌的打造,使得马陆葡萄拥有了葡萄生产以外的附能。

最初建设公园的想法,源于单传伦在国外的一次考察。“我们去新西兰学习时,当地人带我们参观他们的羊场。说来也有趣,他们用哨子指挥着绵羊,并给它们剪毛。剪毛之后还有杂耍表演,氛围特别有意思,给了我一种大胆的想法:把城市里的人带到葡萄园,采完葡萄再看个‘猴戏杂耍’也挺好。”单传伦说。

当然,最后的葡萄加猴戏没有成真。但是,一个更庞大的项目摆在了他的面前——上海马陆葡萄主题公园。2005年3月,总投资4000余万元的葡萄公园破土建设。公园以500亩设施栽培种植的葡萄为依托,采用现代农业设施栽培技术,集葡萄科研、示范、培训、休闲于一体。如今,葡萄公园在每年8月的周末,都会举办各类体验活动,成为年轻人出行的好去处。2007年,习近平同志参观了马陆葡萄主题公园后,在座谈会上说:“马陆葡萄园,上海吐鲁番。”这也是对“马陆葡萄”和嘉定现代化农业的最好诠释。

今天,随着时代的发展,马陆葡萄借助快递公司的生鲜运输冷链,不但上海市内可以当天直达,全国各地的买家也都能尝到新鲜的马陆葡萄。

 86c53bc5bbdb4beb85a91e1f0b15930c.jpg


 相关链接

马陆葡萄种植大事记

1979年,日本大阪与上海结为友好城市,马陆人民公社(1958年-1983年)挂牌为上海大阪友好人民公社,决定创办园艺场。

1980年,启动马陆园艺场的建设。

1985年,开始推广葡萄种植。1987年,嘉定葡萄种植突破2万亩。

1992年8月,马陆葡萄研究所成立,单传伦担任所长。

2001年,研究所制定上海市第一份地方标准《马陆葡萄生产技术标准》。

2001年,马陆葡萄研究所申请注册“马陆”牌葡萄商标。

2006年,上海马陆葡萄主题公园开园,总投资约4000万元。

2007年,时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习近平同志参观了马陆葡萄主题公园。

2018年,至今已成功举办了十八届上海马陆葡萄节。